"/>
首頁 | 園林新聞 | 規劃設計 | 工程 | 植物 | 科技 | 教育 | 法制 | 風景旅游 | 園林城市 | 世界園林 | 風景園林師 | 花木資訊 | 人居環境 | 園林論壇 | 園林博客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http://www.lnrjqi.tw 2018-03-27 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 作者:車曉雨/整理 發表評論(0)

  2018年3月23日上午,第八屆園冶高峰論壇暨亞洲園林大會在北京開幕。開幕式及園冶杯國際競賽頒獎盛典之后,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先生作了一場關于日本禪宗文化與景觀設計理念的主題講座。

  枡野俊明是日本當代景觀設計界最杰出設計師之一,同時也是多摩美術大學環境設計學科教授和日本造園設計事務所的創始人。作為日本禪僧大師和日本古剎建功寺第18代住持,曾被《時代周刊》評選為當代值得尊敬的100位日本名人之一。枡野俊明將其“內心的精神”融入到自己的每一個景觀作品中,以一種淡然而又沉靜的禪宗修為向世人展現了一種富有靈性的心靈感悟空間。

  此次主題講座中,枡野俊明先生從禪宗園林文化的起源出發,探討了東西方景觀文化以及傳統造園文化和現代造園文化的差異,并以自己實際參與設計建造的景觀項目,詳細地向大家講解了日本禪宗文化的真正內涵,以及禪宗思想如何通過園林的形式展現。講座過程中,他對提問者的回答也是在方寸之間盡顯無窮,深深折服了在場的每一位聽眾。

  以下為枡野俊明主題講座內容實錄:

 

  今天能夠榮幸地來到這個地方,見到在場的每一位嘉賓,我感到非常的高興,謝謝大家!同時,對于園冶杯的眾多優秀獲獎作品也表示祝賀!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1 枡野俊明先生

  我是日本禪宗寺院的一位禪師,參加過一些景觀的設計與建造,尤其是日本庭院的景觀設計工作。同時我也在日本一家美術大學擔任教授職位,指導本科生和碩士生的學習和工作,我的主要研究方向是禪意的寺院空間。近五到十年,很多歐美國家以及東南亞國家,對于禪意景觀營造的興趣逐步提升,所以來自于海外的工作邀請也變得越來越多,大概每年都有十到二十個的國外景觀項目在運行。

  禪宗思想其實最早來源于唐代,在唐代有很多珍貴的詩句都闡述了禪宗本身的含義。其中禪宗思想有一個重要的理念,“每日三省吾身”,即每天需要排除掉自己身上的雜余東西,如果不達到這個標準,今天的飯也不能吃。其實現代禪宗思想不僅僅是在日本,在中國、韓國等一些亞洲的國家都在進行禪宗活動,我只是通過日常的參禪,或者是禪意空間的創造,把佛學的思想或者是哲學的思想傳給世界,傳給大家。因為時間有限,我主要談論以下幾個方面,包括日本的空間觀和其他國家的對比;日本的禪意價值觀;以及設計作品分享。

  一、區別于他國的日本空間觀

  行為差異導致的空間差異: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2 意大利城市廣場

  首先我們來看西方的一些圖片。圖2中的場景是意大利廣場,通過這張照片我們會發現,歐洲國家塑造空間時會有一個特點:空間的核心建筑一般都是集中在整個城市的中央,包含了教堂、市政府、醫院等建筑場所。這里廣場的含義更趨向于一個公共交流的活動場所,強調政府和市民之間的互動性和場所的實用性,大家聚集在這個廣場議論一些城市和社會問題,比如:未來城市應該向著什么樣的方向發展等。其次我們來看日本,在日本城市中鮮有像歐洲一樣大規模的廣場,因為我們的社會生活習慣相對內向,不會有大量人群聚在一起,公開地去討論某些問題。雖然城市中也有一些開放游樂場所的設計,但是在日本并不是主流。

  建筑結構差異導致的空間差異:

  (1)墻壁:歐洲的古典建筑通常以石材作為主要材料,建筑的構成常是以墻壁堆積而成的空間布局。在這種材料特質下,為了保證建筑物的穩定性會設置很多外部拱形階梯,固定于墻體之上,所以為了保證結構需求,建筑空間開放的機會非常小。而日本的傳統建筑常以木質結構為主,由柱梁、斗拱和釘子來構成,最初期的建筑甚至沒有任何一面墻壁。在這樣的開放建筑空間內,永遠能夠第一時間感受到外部的環境,感覺就像把自然建造在身邊一樣,也就是說日本其實是非常注重外部的環境和建筑內部空間的融合性,以京都南禪寺的建筑立面為例,雖然坐在建筑里面,眼睛卻可以看到外邊的空間,好像伸手就可觸摸到外面的自然界。

  (2)屋頂:歐洲在基督教的宗教引導下,人們渴望接近于神,接近于天,所以在建筑物屋頂有非常多的塔狀結構,由于是石材來做,所以非常穩定,不怕任何的風雨,但是缺乏和室內空間的溝通,不考慮采光的問題。反過來日本的建筑物,通常會有很大的屋檐,其材料都是源于自然,以木材,茅草和泥土為主,這些材料不防風雨,而是起到夏季遮光、冬季保暖的作用。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3 意大利屋檐和日本屋檐對比

  (3)回廊:西方建筑以墻壁來組合,回廊和主體建筑以墻壁進行劃分,外部空間和內部空間相比較的話,建筑物的廊下空間也屬于內部空間。而日本的流廊由屋檐、柱子和扶手組成,與主體建筑空間連接處并沒有實體墻壁,從而使得左右內外的空氣可以相互流通,建筑內部空間和外部融為一體,形成流廊空間。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4 歐洲連廊和日本流廊對比

  (4)窗:歐洲建筑中,窗戶的設置因為教會的關系,或者說因為墻壁的關系,不會做很開敞的設計,所以窗戶都是細長形狀,在光照下與室內墻壁形成鮮明的明暗對比,墻壁處非常黑,漏窗處非常亮,所以常將宗教內容繪于玻璃之上,另外根據宗教的內容,窗戶的樣式進行不斷的升級。

  (5)結構布局:在歐洲的景觀布局當中,通常會有主次之分:前面硬景是主,后面的軟景為輔。比如圖中的意大利園林以噴泉和雕塑作為主景,綠植在其后作為背景,突出襯托前景的噴泉和雕像。而日本的園林就如京都的庭院所示,屋檐、柱子、挑臺和水池并沒有主次之分,而是整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法國的園林與意大利園林相似,也存在著主次之分,圖中突出體現了建筑物的核心地位,而在四周輔以低矮的草坪空間,作為建筑物的延伸,這布局直接將人的視線引導至中央核心建筑物,以視線主導形成一條中軸線,使得整體空間布局的主次之分非常明顯。這樣的景觀,在歐洲認為是美的,而在東方或者是日本園林中則不然。日本園林認為:人在自然界漫步,需要隨著自然界所蘊育出節奏慢慢前行,而不是設置一個非常明顯的標志物來去引導大家的視線,就像圖中大家所看到的京都的景點中展示的一樣。這一點是東西方園林空間觀點中一個很大的差距。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5 歐洲軸線景觀和日本漫步小徑

  (6)建筑高度:上文提到的軸線及主次觀點差異,很多情況下也是由于建筑物的層高不同,人們觀賞園林的角度不同。比如我們現在看到意大利的照片,因為歐洲的建筑一般都是四五層高,經常要考慮人從高處往下觀看時的景象,所以西方園林中常有整形的方式,看布置很多規則式的模紋在內。而日本的建筑相對低矮,在整個風景的構成當中,經常是多種景物非常融洽的結合在一起,即我們所講的“天人合一”。

  藝術作品中的東西方審美差異:

  (1)器具:歐洲器具講究把所有的東西都要做到非常完美,比如說杯子,除了及其豐富的色彩外,還要在能裝飾的地方都加上非常精美的裝飾,要做到看完這個杯子之后,覺得已經非常完美,沒有任何一個多余的地方可以再添加其他修飾。歐洲人對于這種“完全的美”是非常認可的。接下來看日本的茶碗,這個茶具是喝抹茶時的專用茶碗,和剛才歐洲的杯子相比,這個茶碗歪歪斜斜、坑坑洼洼,看起來并不完美,但其實制作器具的過程中,日本的匠師追求用泥土自然而然形成的紋樣,茶碗表面的圖形,也是自然放釉形成的圖案,這種獨特使它形成唯一的器具。一件作品的好壞常常取決于它的作者,取決于作者的思想和處事的態度,這在日本是非常重要的。這也就是日本人所接受的審美:一種超越人性的偶然性,比如說茶具燒制過程中自然火燒強弱偶然間形成的紋理,這反倒是一種自然的美,融入到杯子里面去。這個是一種超越完全的不完全,最終一個超越完整狀態的成品應該是一種不完全的狀態,才是更加符合自然界原理。對于這種價值觀,日本人是非常的重視,非常希望能夠延續下來的一種觀念。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6 歐式茶杯和日式茶碗

  (2)插花:歐洲的插花,通常是體量偏大且顏色眾多的,因為歐洲追求華麗,追求完全的狀態。反過來日本的插花,一支花、一顆草也許所表達的并不是非常華麗的景象,但是反應了這個植物本身的生命力,把這個生命力完整的展現出來,使觀賞者從這個生命力當中感受到個性的獲得。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7 歐式插花和日本插花

  (3)繪畫:歐洲的繪畫以油畫為主,一開始用素描形來起稿,通常把整個畫像畫得非常滿,再用濃厚的油彩一層一層蓋過去,這是西方油畫展現的特點,也就是在繪畫過程當中,不斷的在改變畫面的空間布局,一直達到一個畫到完美沒有辦法再添加的狀態,這就是歐洲繪畫一個審美取向。反之來看東方的水墨畫,中國和日本都有水墨畫,水墨畫的過程不會有素描草稿的階段,而是直接在宣紙上下筆,這就需要平時不斷的練習,練習成百上千次后在自己的精神最集中的一瞬間把作品畫出來。比如看這幅畫畫的是柿子,想用不同的色彩表達柿子成熟的狀態,看的人不同,他所想象的柿子成熟的狀態也會不同。再比如日本的美術當中,有很多空白的地方,我們把它叫余白,包括在畫的過程當中,從起點到落點中間有一個叫間,這個間和余白其實都是繪畫中一個重要的過程,這就是日本繪畫最大的審美標準,即在其畫作中有一個很大的空間,讓人去聯想去想象,把自己的想象填充上去,這也是和西方非常不同的地方。如上所說,也都基本體現了日本的禪意,日本的美術也離不開禪宗思想。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8 歐式繪畫和日本繪畫

  二、日本的禪宗價值觀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9 日本僧人參禪

  圖9中所展示的是日本僧人的常見參禪方式,在修行的時候,坐在榻榻米上,叫做坐禪。在參禪過程當中一個人是根本完成不了,通常有很多人相伴一起來參禪,最多的時候有150個人一起參禪。禪的含義如果用一句話來說即是認清自己,看清自己。一個人生下來的時候是天真無邪的狀態,這種純潔狀態下自身內部的空間是最多的,但是隨著來到這個社會之后,有很多欲望,有很多執念,導致純潔的空間越來越少、越來越小。那怎樣在現在的欲望和執念控制下,去拓展自己內心的空間,就需要通過禪,通過修行的方式把個人心靈的純潔空間不斷擴大。這其實也就是為什么要參禪,為什么要做禪意的空間。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10 一休法師及其書法

  圖10的塑像就是一休大師,書法是他所寫的,亦是他參禪的一種修行方式。通過這個書法我們可以看到立式的空間,這種空間也是一種禪意的體現。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11 苔式枯山水 夢窗疏石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在園林作品中體會到禪宗思想,圖11中的枯山水是禪宗園林當中最高級別的作品,這種園林的形式稱為苔式。通常我們認為枯山水是通過布置沙石的形式來體現,但在這個景觀中卻找不到砂石。其實在這個園林中曾經也是有很多砂存在,因為時間久遠,在砂石之上就附著了很多苔蘚,這是景觀的一個自然生長過程,這個作品的設計師就是現在看到的夢窗疏石大師所建。夢窗疏石也是研究如何通過山水格局把禪宗表現出來。以上兩種形式所表示的禪意空間是立體方式,現在看到的則是平面的方式。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12 雪舟大師及其代表水墨畫

  圖12中的人物是雪舟大師,他被稱為日本的畫圣,主要創作山水主題的水墨畫。

  三、七論日本禪宗思想

    (1)不均勻、不均衡:不要去追求事物的完美,不要去追求它的完整。我們設計的是無限延伸的空間,所以禪意里不要它完整,要是不均衡的。

   (2)脫俗:脫俗就是指脫去世俗的想法。在整個作品當中沒有任何世俗,不要用內心想到必須要用的東西去營造空間,而是讓設計自然而然的在它所處的環境當中生長而出,這就叫脫俗。

  (3)自然:類似于中國人所說的“雖由人作,宛自天開”。就好像圖13中所示的這個場景,雖然是經過精心的設計及施工創作完成,但是與場所的契合度十分高,所看到的景象并不會讓人感覺它是被設計出來的,而是非常自然的一種狀態,好似自然界就存在這樣一個空間。

日本禪僧大師枡野俊明:追尋“心靈自由”的景觀空間
   
圖13 雖由人作,宛自天開

   (4)簡素(簡潔):在整個空間當中能夠省略能夠舍掉的都要舍掉,最后形成干凈整潔的空間,叫簡素。

    (5)靜寂:靜寂的空間并不是說整個環境當中沒有人,非常安靜。而是指人們內心的靜寂狀態。禪宗追求的是心靈的靜寂,身處鬧市也能感受到內心的平和。

    (6)枯槁:日本園林當中枯槁是指一種狀態,一個人達到非常高的境界,他坐在那里,即使不說任何話,不做任何活動都是有相當大的存在感。一個好的園林作品也是,不要宣揚說我這個作品做的非常好,而是擺在那里,讓人自然而然地感覺到它的存在感,這才是一個真正高境界的好作品。

   (7)幽選:這種理解就好比也我們對空間加了一層席子,形成通透的網格,這些網格作為一層障景,不會把最好的東西馬上展現在你眼前,而是通過這一層隔擋去想象,前面到底有什么好的東西在里面。這其實就是中國經常說的“先抑后揚”,即日本所講究的幽選。

  綜上所述,禪宗最終追求的是一個心靈的自由,這個心靈不受外界任何的干擾,不論是作品的創作,還是人的行為,都保持純潔自由的狀態,這就是禪宗的核心思想。

分享到:
編輯:liqing
有關    的新聞
更多評論網友評論 (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 ·凡本網注明“www.lnrjqi.tw”或“本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風景園林網,
  •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風景園林網”或"來源:www.lnrjqi.tw/"
  • ·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最新評論:
企業服務

    熱門博文

    論壇熱帖

?

中國風景園林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RESERVED 2007-2017 www.lnrjqi.tw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